jefferydilke90
 
Bildirimler
Tümünü temizle
jefferydilke90
jefferydilke90
Grup: Kayıtlı
Katılım : 2021-10-12
New Member

Hakkımda

她慢慢的走進去,傅雲彬則站在她身後一米的位置。

 

 

 

 

「以前我把梓墨的照片擺在書房裡,我們結婚以來,我一直都沒有好好的收拾掉,我看到過,每次你來到書房時,雖然不說,但是都不太高興,所以最近我就在想,如果我要給你一個驚喜的話,你會不會開心起來?」

 

 

 

 

周亦可聽到這些,心裡有點不可思議。

 

 

 

 

傅雲彬不是那麼喜歡儲梓墨的么?

 

 

 

 

她都不會對傅雲彬完全放下儲梓墨抱有多大的希望……

 

 

 

 

可這一刻,這一切就這麼真真實實的發生了。

 

 

 

 

她轉過身,就看到自己男人望著她時那麼溫柔的眼眸。

 

 

 

 

傅雲彬向來都很少在人前這樣的,而只有對她……

 

 

 

 

周亦可不禁感覺自己小氣,就在今天,她還一個人生悶氣跑到公司躲避他。

 

 

 

 

沒想到,他竟然會給她這樣的驚喜。

 

 

 

 

是因為他的心裡真的住進了她了么?

 

 

 

 

「傅雲彬……」周亦可微微的咬唇。

 

 

 

 

「嗯。」傅雲彬朝前一步,將她攬進懷裡,「可兒……你是我的妻子,為了你,我願意為你做一切。」

 

 

 

 

周亦可的埋在傅雲彬的懷抱里,只覺得暖暖的。

 

 

 

 

此刻她幸福,而又有點小愧疚。

 

 

 

 

她是不是有點小氣了?

 

 

 

 

傅雲彬只是簡單的抱了抱她,「餓了吧,別發獃了,先下去吃飯,晚上你想去做什麼,帶你出去放鬆。」

 

 

 

 

「嗯。」周亦可點點頭,任由傅雲彬牽著她,乖乖的來到了樓下。

 

 

 

 

傅雲彬確實沒有戲弄她,滿桌琳琅的美食,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弄來的廚子,味道香的很,甚至跟在傅家主宅的陸行能有的一拼。

 

 

 

 

「好好吃。」周亦可從未覺得這麼幸福過。

 

 

 

 

之前傅雲彬一直默默喜歡儲梓墨,她在心裡一直是個心結,但今天這個樣子,算是傅雲彬把心事放下,也許是他們兩個越發的逐漸的靠近彼此。

 

 

 

 

次日中午,傅雲彬親自下廚給周亦可做飯。

 

 

 

 

而周亦可就在沙發上坐著拿ipad看劇,這時管家拿著電話走過來。

 

 

 

 

「大少奶奶,管叔那邊說有人來電話,想要找傅少……」

 

 

 

 

周亦可微怔。

 

 

 

 

管叔是傅家住宅那邊的人,為什麼會好好打來電話找傅雲彬。

 

 

 

 

「他現在在廚房,那我去給他送去吧。」周亦可站起來。

 

 

 

 

「好……」管家點頭。

 

 

 

 

傅雲彬正在廚房裡做飯,見周亦可拿著座機走進來。

 

 

 

 

「怎麼了?」

 

 

 

 

「來電,找你,是主宅管叔那邊打來的……」周亦可稱呼老宅的管家跟他們一樣叫管叔。

 

 

 

 

是因為管家姓管。

 

 

 

 

「好。」傅雲彬想了想,看看自己的手,「你可以幫我接。」

 

 

 

 

周亦可微微愣了愣,傅雲彬這是把她當做自己人看待么?

 

 

 

 

一抹小甜蜜在心裡開花,周亦可接起電話。

 

 

 

 

管叔也沒多問,便將事情告知了她,原來,是蘇蔓雪的父親去世了,然後他留下的遺囑里,則給蘇蔓雪留下了一些東西。

 

 

 

 

然後這件事需要通知蘇蔓雪的,但是蘇蔓雪自從跟傅鴻澤旅行去后,基本上是聯繫不上的,唯有傅雲彬跟傅晨宇這邊,還偶爾能接到蘇蔓雪開機以後發來的視頻通話。

 

 

 

 

「原來是這樣……」傅雲彬點頭,「讓他把時間地點發過來,我會通知我媽的。」

 

 

 

 

「嗯。」周亦可點頭,將傅雲彬的話複述給了管叔。

 

 

 

 

掛斷電話后,周亦可從廚房走出來。

 

 

 

 

她想起來蘇父,那天她跟傅雲彬結婚現場時,只有一個姓蘇的女人,似乎是傅晨宇的大姨,然而傅家的人跟那個蘇夢涵似乎不親近,但是那天她跟傅雲彬結婚的時候,蘇夢涵卻在婚禮上,目光遙遙的朝她看過來,帶來一種奇怪的感覺。

 

 

 

 

周亦可搖搖頭,怎麼會有這種感覺呢?

 

 

 

 

不過這確實是個壞消息,也不知道蘇蔓雪得知到親人離世,會不會傷心。

 

 

 

 

中午,傅雲彬將飯菜做好後端出來,圍著圍裙的樣子鈍化了身上的凌厲,整個人多了幾分溫和,喚周亦可,「過來吃飯了……」

 

 

 

 

周亦可來到椅子上坐下,抬頭看他,「老公,你會不會難過?」

 

 

 

 

傅雲彬坐下來,表情淡淡,並無波瀾,「我對蘇家的人並沒有什麼感情…我母親也一樣,不過,過往的事情,我很難對你解釋……將來再慢慢告訴你。」

 

 

 

 

周亦可聞言,心裡觸動,一個人怎麼會對自己生身父母沒感情呢?如果真有的話,那一定發生過很難過的事情,她垂下眸子,並沒多問,而是安安靜靜的陪傅雲彬一起用餐。

 

 

 

 

然而接下來的一陣子,周亦可跟傅雲彬卻並沒有收到蘇蔓雪跟傅鴻澤發來的視頻簡訊,而留言給他們的簡訊也都沒有被回復。

 

 

 

 

距離宣布遺囑的時候越來越近了,周亦可記得這件事,所以晚上下班,被傅雲彬接上后便問他,「蘇家的事……該怎麼辦?」

 

 

 

 

傅雲彬略作思考,淡淡道,「聯繫不到我媽,那也沒辦法,到時候我跟小宇一同去吧。」

 

 

 

 

周亦可點頭,而後說道。

 

 

 

 

「到時候,我陪你一起。」

 

 

 

 

她能感覺的到傅雲彬並不喜歡蘇家的人。

 

 

 

 

既然如此,她才更要陪伴他。

 

 

 

 

也許她在他身邊,會令他感覺不是那麼不好。

 

 

 

 

傅雲彬笑了,溫柔的道,「好。」

 

 

 

 

轉眼之間時期便到了,周亦可跟著傅雲彬,而傅晨宇也和儲梓墨抽了時間一起來到了蘇家。

 

 

 

 

這些年,蘇家在蘇蔓雪和傅鴻澤的幫助下,發展得也不錯,勉強也擠進了龍城的富豪榜,從以前榜上無名的小家族化身大大家族,蘇夢涵作為蘇父的大女兒則沾光不少。

 

 

 

 

現在的蘇夢涵嫁給了唐家,因為母憑子貴,在唐家也站穩了腳跟,這些年日子過得也很滋潤。

 

 

 

 

而周亦可剛見到蘇夢涵,只見蘇夢涵又用那種目光直勾勾的盯著她看,似乎她臉上有什麼東西,讓周亦可很不舒服。

 

 

 

 

她微微蹙眉,但是也不好說什麼,好在傅雲彬及時的開口跟蘇夢涵說話,將那個女人的注意力拉走,她才得以逃離出她那令人不適的目光。

 

 

 

 

If you have any sort of inquiries regarding where and 當初,把他丟在深山裡,任由他被豺狼虎豹啃咬,盈盈也不會一門心思的往大城市跑了。一起約會一起讀書 how to utilize 7月29日,被眾多媒體解讀為神秘之師的中國隊亮相倫敦奧運會,首戰的對手是強大的西班牙男籃。 - 玩家兇猛, 眼瞳中蔓延着一股殺氣,讓我全身有些發毛。 - 大文學俱樂部 you could call us at our own website.

Konum

Meslek

7月29日,被眾多媒體解讀為神秘之師的中國隊亮相倫敦奧運會,首戰的對手是強大的西班牙男籃。 - 玩家兇猛
Sosyal ağlar
Üye etkinliği
0
Forum yazıları
0
Konular
0
Sorular
0
Cevaplar
0
Soru yorumları
0
Beğenildi
0
Alınan beğeniler
0/10
Değerlendirme
0
Blog yazıları
0
Blog yorumları
Payla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