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偉倫看了眼女兒的臉色,將飯盒打開,可...
 
Bildirimler
Tümünü temizle
簡偉倫看了眼女兒的臉色,將飯盒打開,可是簡琳並沒有什麼胃口,她滿腦子都是許小冉跟司南在一起的畫面。
簡偉倫看了眼女兒的臉色,將飯盒打開,可是簡琳並沒有什麼胃口,她滿腦子都是許小冉跟司南在一起的畫面。
Grup: Kayıtlı
Katılım : 2021-10-12
New Member

Hakkımda

「先把身體養好,才有力氣去工作。公司的事我都讓你去負責了,缺了你,我都力不存心了。你先吃飯,這都是我給你做的,嘗嘗看!我給你去辦出院手續。」簡偉倫怎不知道女兒的心思,只是司南已經結婚。

 

 

 

 

哎!

 

 

 

 

敢情的事,他也無能為力。

 

 

 

 

司南迫不及待的公布了婚事,那就說明他很在乎那個女人!

 

 

 

 

如果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除掉了那個女人,就算不能和司家結親,女兒也不至於那麼傷心。

 

 

 

 

「知道了,謝謝爸!」簡琳看著父親出了門,父親說的對,只有養好了身體,她才能阻止他們在一起。

 

 

 

 

想要幸福,只要有她在。許小冉你這輩子都不可能的,簡琳大口大口的咀嚼著。

 

 

 

 

簡偉倫站在病房門口,交代下人去辦理手續了。他轉頭看了眼站在一邊的保鏢,開口。

 

 

 

 

「找一個得力的人去司南家應聘保姆,看著小姐不要讓她干糊塗事!」簡偉倫說。

 

 

 

 

他最不放心的就是女兒的痴情,如果不在短時間內掐斷她的念想,一定會害了簡家。

 

 

 

 

「是,老爺!」保鏢很快就下去了。

 

 

 

 

簡偉倫在門口看著女兒乖巧的吃飯,他心裡微微鬆了口氣。

 

 

 

 

許小冉這個女人實在是太讓人討厭了,敢動她的寶貝女兒。

 

 

 

 

簡琳回到了自已的公寓,簡偉倫派了得力的菲佣去照顧她的生活。

 

 

 

 

簡偉倫看著簡琳蒼白的臉色,但是有些話他作為父親,還是要勸解幾句才放心,畢竟簡家的公司,需要司家的幫襯才行。

 

 

 

 

他的兩塊靈石都沒有了。 - 諸天普渡 得罪了司南,對簡家沒有任何好處。

 

 

 

 

簡偉倫對簡琳的對面坐了下來,他卻欲言又止。

 

 

 

 

「爸,您有話就說。」簡琳看著父親,嘴角邊有了笑意,一定又是來訓誡她的,從小到大,她都是這麼過來的。

 

 

 

 

「琳琳,你是個懂事的孩子。爸爸一直都知道你的心思,但是你也知道。

 

 

 

 

簡家的一切還是要靠著司家才能進行,不管你樂不樂意,悲傷還是怎麼樣。都已經成了定局,你要學會隱藏你的情緒。

 

 

 

 

唯有這樣你才能讓司南放下戒心,你才能像之前一樣跟他同進同出。

 

 

 

 

你仔細考慮一下,我先回去了!」簡偉倫說完就離開了。

 

 

 

 

簡琳雖然有些生氣,但是她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父親說的對,唯有她收起鋒芒,重新贏得跟他在一起的機會。

 

 

 

 

簡家確實不能脫離了司家的庇護,沒了司家的光環……

 

 

 

 

不!

 

 

 

 

那樣的事絕對不能發生,她是司家內定的孫媳婦兒。一定還有機會的!

 

 

 

 

簡琳因為藥物的關係,緩緩的閉上眼睡了過去。

 

 

 

 

許小冉一下車,一股熱浪襲來。她小跑著跟著司南進了門。

 

 

 

 

七月的天悶熱無比,只有躲在空調房裡才能存活。

 

 

 

 

熱死了……

 

 

 

 

司言歡快的從司南的懷裡跳了下來,那雙狡黠的目光中閃著詭異的光。

 

 

 

 

「幹嘛這麼看著我?」司南坐了下來問兒子,司言看了眼母親,眼珠子骨碌碌的轉了好幾圈。

 

 

 

 

司南看著兒子得逞的模樣,真是讓他又好氣又好笑!

 

 

 

 

「你告訴爹地,為什麼把家庭老師給轟出門了?給我說實話,否則我就給你找一堆家庭老師。要多少有多少!」司南威脅著兒子。

 

 

 

 

司言嘴角扁了扁,看上去委屈的不行!

 

 

 

 

狡猾的狐狸!

 

 

 

 

應該是一大堆的女人才是,司言皺眉看了眼爹地,再看看母親坐了下來正在看著他。

 

 

 

 

「我不需要家庭老師,礙手礙腳的。

 

 

 

 

我實話告訴你們,我的小學課程已經結束了。這點我瞞著媽媽,她總是把我當小孩子看待。再說了,我是你司南的兒子,需要請家庭老師的地步?

 

 

 

 

不過,你有空的時候幫我輔導一下金融課。」司言跟小大人一樣看著自已的父母。

 

 

 

 

最為驚訝的屬許小冉了,她是越來越不了解司言了。

 

 

 

 

司南看著妻子的臉色就知道,兒子說的是真的。

 

 

 

 

「行,按你說的辦。我會讓人把你需要的東西全部送來。」司南當然開心了,他的兒子當然是最聰慧的孩子。

 

 

 

 

只可惜這個孩子,比他小時候還要厲害。

 

 

 

 

許小冉看著兒子一句話都沒有說,她自認為很了解她的寶貝兒子。

 

 

 

 

哎!

 

 

 

 

許小冉就是覺得兒子年齡太小,這麼大的學業有礙他的成長!

 

 

 

 

像她這麼大的時候,她還在玩泥巴,哭鼻子,四處闖禍的年紀,認識幾個字就不錯了。

 

 

 

 

她真的是天生有幸,生了一個天才兒子。

 

 

 

 

司南愉悅的看著兒子,真的疼到了心坎里,這一切地功勞還是歸於妻子教導有方。

 

 

 

 

「謝謝你老婆。」司南轉頭看著許小冉,一轉頭就發現兒子已經上樓了。

 

 

 

 

「別謝我,我一直跟他生活在一起都不知情。他連我都瞞著,他還小,這樣不就……」許小冉心裡沉甸甸的。

 

 

 

 

司南握著妻子的手,看著妻子一臉的鬱悶,再次開口:「你不用擔心,司言是一顆經商地好苗子。既然有這樣的天賦,就該發揮其所長!」司南心裡美著呢!

 

 

 

 

許小冉回望著丈夫,他的眸子似星辰般璀璨。

 

 

 

 

「嗯,他是你司家的孩子,就按你說的辦嘍。不過司言的鬼主意可多了,你要小心你的集團不要被他給黑了。

 

 

 

 

千萬不要惹他生氣,後果很嚴重哦。」許小冉一想到兒子四處搞破壞,她就頭疼。

 

 

 

 

萬一哪天黑了司氏集團的賬戶,那就好玩了。許小冉抿著嘴看著司南,但願不會有這麼一天。

 

 

 

 

誰讓他的兒子天賦異稟呢!

 

 

 

 

司南不以為然,集團的防護極為牢固。至今為止,還沒有黑客攻克。

 

 

 

 

「他還沒那個能力!我倒是希望他有那個本事。天太熱了,在家好好休息,沒事不要出去。我要去上班了,有事給我電話!」司南看了眼時間說。

 

 

 

 

「嗯,周末休息嗎?」許小冉問,兒子一直惦記著一家三口出去玩呢!

 

 

 

 

司南在妻子的臉蛋上吻了吻,他掏出了錢包將副卡放在了許小冉的手心裡。

 

 

 

 

Here's more about 「不必了,如果你很忙的話,我一個人回去就行,到達吳都后,我立即離開極劍星,不過臨走前,我最後勸你一句,大荒神拳並不適合你,搶來無用,何必多心?」 - 魔臨 take a look at our site.

Konum

Meslek

「不必了,如果你很忙的話,我一個人回去就行,到達吳都后,我立即離開極劍星,不過臨走前,我最後勸你一句,大荒神拳並不適合你,搶來無用,何必多心?」 - 魔臨
Sosyal ağlar
Üye etkinliği
0
Forum yazıları
0
Konular
0
Sorular
0
Cevaplar
0
Soru yorumları
0
Beğenildi
0
Alınan beğeniler
0/10
Değerlendirme
0
Blog yazıları
0
Blog yorumları
Payla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