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七將指骨拿在手裡查看,「看樣子,死者...
 
Bildirimler
Tümünü temizle
蘇七將指骨拿在手裡查看,「看樣子,死者在臨死前曾經咬斷了兇手的尾指,吞下腹。」
蘇七將指骨拿在手裡查看,「看樣子,死者在臨死前曾經咬斷了兇手的尾指,吞下腹。」
Grup: Kayıtlı
Katılım : 2021-10-12
New Member

Hakkımda

「尾指?」夜景辰蹙了下眉,「禁衛軍統領佟陸,於四年前缺失了半根尾指。」

 

 

 

 

蘇七迎上他的視線,禁衛軍副統領她知道,是曾經求娶過她的莫青雲。

 

 

 

 

但統領佟陸,她卻從未聽人提起過。

 

 

 

 

她等了一會,可夜景辰陷在回憶里,一直沒有開口。

 

 

 

 

她不由問了一句,「然後呢?」

 

 

 

 

夜景辰眼底劃過一抹複雜的情緒。

 

 

 

 

佟陸自幼就跟著先帝,先帝即位后,他做了禁衛軍統領。

 

 

 

 

莫青雲也是佟陸一手提拔上去的。

 

 

 

 

因為他與先帝關係好的原因,與佟陸的交情自然也不錯。

 

 

 

 

他越是不說話,蘇七就越想知道有關於這個佟統領的事。

 

 

 

 

正當她準備再問一句的時候,夜景辰冷洌的聲音終於響起。

 

 

 

 

「先帝早逝后,他頂了我的位置,鎮守在洪西關,一直未曾回過京,禁衛軍統領的位置也一直空著,為他保留。」

 

 

 

 

蘇七垂眸望著手裡的半截小指骨,「那他當年有沒有說,他的尾指是如何斷的?」

 

 

 

 

夜景辰薄辰輕啟,「他未曾說過。」

 

 

 

 

蘇七隻好把這截小指骨放好,繼續解剖剩餘的乾屍。

 

 

 

 

連午飯都顧不上吃,她忙到下午寅時,才把所有乾屍剖完。

 

 

 

 

除了那截小指骨,她再沒有發現什麼有用的線索。

 

 

 

 

夜景辰把記錄好的冊子給她,她對照了一遍,見沒什麼遺漏后,才脫下防護服,凈手去味,與他一起離開地下室。

 

 

 

 

因為禁衛軍統令佟陸在那個時間點斷了尾指,所以夜景辰帶著人去查他的消息。

 

 

 

 

蘇七原本是想去看看顧子承找案卷找得怎麼樣了,卻見他正好抱著如同一座小山般的冊子,從裡面匆匆走出來。

 

 

 

 

「姐姐,我找齊案卷了,一個不差。」

 

 

 

 

蘇七示意他到辦公間去說話。

 

 

 

 

到了辦公間,顧子承把一堆冊子放到桌案上去,迫不及待的想將自己的成果說給蘇七聽。

 

 

 

 

然而,沒等他開口,蘇七就制止了他一下。

 

 

 

 

「在說這樁案子前,有一件事我想跟你說一下。」

 

 

 

 

顧子承不解的迎上蘇七的視線,「眼下除了案子,難道還有什麼大事么?」

 

 

 

 

蘇七默了默,好半晌在才開口,「是與詩樂有關的。」

 

 

 

 

顧子承臉上的表情逐漸凝固,他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麼,卻又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最後乾脆什麼也不說,只等著蘇七的下文。

 

 

 

 

蘇七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相信你在明鏡司的這段時間裡,已經成長到在面對一些問題時,可以做到面不改色了,我之前也猶豫過要不要告訴你,最後還是決定得跟你說清楚。」

 

 

 

 

顧子承沒作聲,隱隱感覺到了什麼,心臟驀地發緊。

 

 

 

 

蘇七沒再拐彎抹角,直接道:「詩樂是殺心的人,她的故事,以及她被抓的事,都是殺心故意設計的,為的就是將她安插進明鏡司,我已經確定她把案子的消息,送給殺心了。」

 

 

 

 

顧子承的瞳孔瞬間放大,儘管已經有所準備,但還是被這個消息衝擊得久久無法回神。

 

 

 

 

「她……她一直以來都是在作戲騙我?」

 

 

 

 

蘇七抿了下唇,沒有說話。

 

 

 

 

顧子承踉蹌了幾步,癱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他腦海里全是簡詩樂沖他笑,煩著他,纏著他的畫面。

 

 

 

 

那個口口聲聲嚷著要嫁給他的小姑娘,原來竟是……

 

 

 

 

蘇七給他倒了杯茶,送到他手裡。

 

 

 

 

顧子承將茶一口灌下腹,嘭的一聲把茶杯放置到桌案上。

 

 

 

 

「小爺也是她想騙便能騙的么?」

 

 

 

 

好歹他以前也是京中的小霸王,現在卻被一個小姑娘耍得團團轉。

 

 

 

 

他氣極的攥緊了拳頭,很快又頹喪的垂下頭,眼睛莫名有些酸澀。

 

 

 

 

這種時候,蘇七也不知道該安慰他點什麼,只得等他自己緩過來。

 

 

 

 

正當她準備先看看案卷時,剛才還無精打採的顧子承,忽地深吸一口氣,從椅子上起身。

 

 

 

 

「姐姐的意思我懂,我就當作不知道這件事,既然她想來明鏡司打聽情報,那我便盯死了她,通過她抓住殺心。」

 

 

 

 

蘇七有點意外,同時也覺得顧子承是真的長大了,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自己的情緒調節好。

 

 

 

 

兩人一起看案卷。

 

 

 

 

顧子承把關於簡詩樂的事拋到腦後,按照時間順序將案卷排列好。

 

 

 

 

「一共是十二份案卷,每個姑娘都是未出閣的陰女。」

 

 

 

 

蘇七一一掃過,距離至今時間最短的是賀蘭,上面的記載,與賀蘭父親說的一致。

 

 

 

 

每個案卷的失蹤時間,都間隔了三個月,第一個失蹤者距今已有七年。

 

 

 

 

也就是說,兇手從犯案開始,一直把那處溶洞當作他的藏屍地與儀式舉行地。

 

 

 

 

在卓家搬去莊子后,兇手還有沒有另外挑選地方,進行新的犯案,這一點,誰都無法肯定。

 

 

 

 

蘇七把冷戰與他的十二侍叫進來。

 

 

 

 

「你們分一下任務,把這十二個案卷里記錄的地址都跑一遍,將他們家中最了解失蹤案的成員帶來明鏡司。」

 

 

 

 

冷戰接過案卷,點頭應了一聲,「好。」

 

 

 

 

蘇七又叫住他,「順帶再查一查洛陽山莊,洛白塵不在,便從側面了解一下他這個人,以及他當年賣莊子的真實原因。」

 

 

 

 

「是。」

 

 

 

 

冷戰與十二侍離開。

 

 

 

 

蘇七看了眼顧子承,「你若是撐不住,便回去歇息歇息,估摸著她也該回來了。」

 

 

 

 

顧子承搖搖頭,「我沒事,她能作戲騙我,我自然也能回敬給她,讓她知道知道我們姐弟不是好惹的。」

 

 

 

 

蘇七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剛想再與他說幾句話,辦公間的門便被敲響。

 

 

 

 

簡詩樂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

 

 

 

 

「蘇姐姐,我能進去么?有點發現。」

 

 

 

 

蘇七與顧子承對視一眼,確定他的情緒平復下去后,才應了一聲,「可以。」

 

 

 

 

簡詩樂推門而入,看到顧子承也在,她歡快的先朝他跑過去,「顧子承,你我可真是心有靈犀,就連來找蘇姐姐都湊到一起了。」

 

 

 

 

顧子承的臉色微變,他想著蘇七的話,很快又強壓下翻湧的情緒,朝她彆扭的笑笑,「你說話這麼直接露骨,你還是個姑娘家么?」

 

 

 

 

簡詩樂不高興的磨磨牙。

 

 

 

 

見她要反駁顧子承,蘇七向前一步,將兩人隔開,不動聲色的望著她,「你剛才說的發現,是什麼?」

 

 

 

 

When you loved this informative article and 「霍爾頓,我現在在太過的首都,我想要你派點人過來支援我!」 - 觸摸唐家三少 沈又菱說道:「我覺得就是這楊家大郎了。能吃苦,又能幹。和家裡斷絕關係了,以後就不用擔心婆媳矛盾。楊家大郎太合適了。」 - 實踐的怪獸 you would love to receive more information with regards to 他將她放上床便欺身而上,木兮推搡著道:「坐了一天的飛機了,你都不累么?」 - 100部最佳小說 i implore you to visit our website.

Konum

Meslek

他將她放上床便欺身而上,木兮推搡著道:「坐了一天的飛機了,你都不累么?」 - 100部最佳小說
Sosyal ağlar
Üye etkinliği
0
Forum yazıları
0
Konular
0
Sorular
0
Cevaplar
0
Soru yorumları
0
Beğenildi
0
Alınan beğeniler
0/10
Değerlendirme
0
Blog yazıları
0
Blog yorumları
Payla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