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untemcphilla
 
Bildirimler
Tümünü temizle
shauntemcphilla
shauntemcphilla
Grup: Kayıtlı
Katılım : 2021-10-12
New Member

Hakkımda

黎若也微微朝燕紅施禮,「鄭夫人好。」

 

 

 

 

「原來是黎大夫。」燕紅笑道,「黎大夫也是來買胭脂嗎?」

 

 

 

 

而鄭元齊聽到黎大夫三個字,稍微扭頭看了過來,原本他因為對胭脂水粉興緻不大,所以乾脆在一旁看著佳人閣擺放的一些巾帕,上面的花樣甚是獨特,他從未見過。

 

 

 

 

當她看到黎若時,心下忽然咯噔了一下。

 

 

 

 

目光直直的看向她。

 

 

 

 

黎若皺起眉頭,這鄭元齊的目光太過強烈,令她根本無法忽視,索性看了回去。

 

 

 

 

而燕紅和慕容熙順著她的目光所去,發現竟然是鄭元齊。

 

 

 

 

「齊兒,這位是慕容少主,這位是黎大夫。」燕紅有些尷尬,自己家兒子怎麼這般孟浪,直接盯著黎大夫瞧。

 

 

 

 

燕紅沒去過理療館,但是理療館在京城的名氣很大,所以都有所耳聞,尤其是發現瘟疫治療辦法的黎大夫,還受過皇上的嘉賞,一時之間更是風頭無兩。

 

 

 

 

鄭元齊經過燕紅的指點,這才反應過來,輕咳一聲,原本白凈的臉也染上了粉色。「在下鄭元齊,見過慕容少主。」

 

 

 

 

而後扭身看向黎若,「黎大夫,是元齊失禮了。」

 

 

 

 

「無妨。」黎若看了一眼鄭元齊,恢復的還挺好,這可以說是她穿越后做的第一場手術。

 

 

 

 

「慕容少主,今日不是說有一匹新衣裳到了?」黎若朝慕容熙說道,「我們現在過去看看吧。」

 

 

 

 

「哎好!我現在就帶黎大夫過去瞧瞧,我們的綉娘都在裡面等著了。」慕容熙明白過來,黎若是不想在外面顯得兩人的關係好,免得被人誤會,立刻說道,「黎大夫這邊請。」

 

 

 

 

慕容熙禮貌的說道,「鄭夫人,鄭公子,先失陪了。」

 

 

 

 

看著兩人離開,燕紅奇怪的說道,「怎麼這黎大夫買個衣服勞煩上慕容少主親自招待了。」

 

 

 

 

可鄭元齊沒有聽見燕紅的話,而是有些失神,看著黎若的背影,小聲嘟囔著「真的太像了。」

 

 

 

 

「什麼像?」因為鄭元齊太小聲了,燕紅沒聽清,又重複問了一句。

 

 

 

 

「沒什麼。」鄭元齊收起眼神,「母親選好胭脂了嗎?」

 

 

 

 

「有些貴了。」燕紅有些猶豫,剛剛看著倒是好,可這一小罐就要五十兩銀子,她有些不捨得。

 

 

 

 

「不貴的鄭夫人!」佳人閣的掌柜聶英說道,「這個顏色多好看呀,多適合你呀!」

 

 

 

 

聶英是一位三十多歲的女掌柜,身上穿著佳人閣的衣裳,也用了佳人閣的胭脂,顯得比鄭夫人還要貴氣些。「我們這個胭脂可受歡迎了,就連宮裡的娘娘都喜歡!而且,我們這個顏色就剩這一罐了,本來這一批貨才三十罐,還是別家小姐臨時不要了才留下來的。」

 

 

 

 

「就要這個了。」鄭元齊笑道,「麻煩聶掌柜給我包起來。」

 

 

 

 

「誒,好!」聶英笑的和善,令人歡喜。

 

 

 

 

收下了鄭元齊的銀子后,聶英麻利的把顏值膏包了起來。

 

 

 

 

「這麼好看啊!」燕紅看著眼前的這個小盒子,驚嘆道。

 

 

 

 

以前買的東西都是拿個油紙袋裝著,要麼就是拿布包著,而現在一個小小的顏值膏還用上了盒子,上面畫著美人妝面圖,甚是精緻。

 

 

 

 

「那是。」聶英自豪的說道,「鄭夫人見多識廣,光是咱家這個木盒子就知道裡頭的東西是好東西了。這還是因為這是咱家的大師最後的一批製作了,可都是珍藏版,限量版!」

 

 

 

 

「這樣厲害呀!」燕紅捂著嘴,「這胭脂膏好好地為什麼不做了?」

 

 

 

 

「大師說了,最後只做五十罐,如今賣去了三十罐,剩下的二十罐還不知什麼時候才有貨出來。」聶英說道,「所以啊鄭夫人,你這一罐買的划算咧,保不齊後面的三十罐得漲價咯!」

 

 

 

 

燕紅聽得驚奇,還有人好生意不做的,但是聽到聶英說自己買的划算,心下又是舒服了。

 

 

 

 

「走吧,齊兒。」燕紅滿意的拿著胭脂膏,自從鄭元齊醒來之後,整個人是又孝順又乖巧,雖然失去神智了三年,但是卻依舊是個聰穎的,今年的春試也參加了。

 

 

 

 

鄭家家境殷實,而且鄭元齊模樣長得又好,鄭家的門檻都要被說親的人給踏平了,可鄭元齊卻一個也看不上。

 

 

 

 

可鄭元齊自己知道,他心裡始終有一個人。

 

 

 

 

鄭元齊如今陪著燕紅回府,可腦海里卻滿是黎若的那雙眼睛。

 

 

 

 

知子莫若母,燕紅一看鄭元齊就知道他在想什麼。「齊兒,是還在想著黎大夫?」

 

 

 

 

鄭元齊臉上一紅,「母親,我......」

 

 

 

 

可是燕紅卻搖了搖頭,「黎大夫雖然帶了面紗,但是我看得真切,她臉上分明是有傷疤。」

 

 

 

 

「母親,為何如此這般在意容貌?」鄭元齊有些不悅,「一個女子,難道只有她的容貌嗎?她的才情學識,就不值得我們注意嗎?」

 

 

 

 

「齊兒。」燕紅苦笑了一下,「你和母親說實話,你不是想著黎大夫,而是想起李若離了,是不是?」

 

 

 

 

鄭元齊抿了抿唇,沒有否認。

 

 

 

 

他若是失去神智了還好,不懂男女情事,但是自從黎若將他短暫喚醒的那一小段時間,他就懂的了。

 

 

 

 

想起李若離不嫌棄自己,對著流口水,癲狂的自己友善以待,以及她雙手溫暖的觸感,鄭元齊胸中便有一股激動。所以當他恢復神智那一刻,對上李若離那雙漂亮,澄凈的眸子時,他知道自己動心了。

 

 

 

 

所以哪怕是冒著在治療期間可能會死的風險,也要堅持讓李若離替自己治療。

 

 

 

 

所幸的是李若離成功了,他醒了,本以為可以以一個正常男人的身份上李府邀約她,甚至上門提親,卻得知她被迫嫁給了范家做姨娘,甚至熬不過一夜就香消玉損。

 

 

 

 

燕紅看得出他喜歡李若離,所以李若離頭七當日並不願讓他前去弔唁,可拗不過鄭元齊的心意,醒來之後都沒能和他說一聲謝謝。

 

 

 

 

If you have any sort of questions pertaining to where and ways to use 陳天生笑着走了出去,銀軍隨後,祝遠拿了根鐵棍直接把一些值錢的設備砸了。 - 霸道小說, 「是的,就算是現在我們也不認為主上會死。他太強大了,宇宙根本沒有人能夠殺他,現在的他說不定還在跟滄月和宇宙外得族群大戰,為了銀河系,為了銀河系慘死的族人,為了主母,戰鬥著!!」 - 錦鄉里 you can contact us at the web page.

Konum

Meslek

陳天生笑着走了出去,銀軍隨後,祝遠拿了根鐵棍直接把一些值錢的設備砸了。 - 霸道小說
Sosyal ağlar
Üye etkinliği
0
Forum yazıları
0
Konular
0
Sorular
0
Cevaplar
0
Soru yorumları
0
Beğenildi
0
Alınan beğeniler
0/10
Değerlendirme
0
Blog yazıları
0
Blog yorumları
Payla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