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onastodart8
 
Bildirimler
Tümünü temizle
winonastodart8
winonastodart8
Grup: Kayıtlı
Katılım : 2021-10-12
New Member

Hakkımda

他能說的,不想說的全都給挖出去了!

 

 

 

 

「你一個狐狸,怎麼姑姑是個鬼,表舅是個妖的?」

 

 

 

 

遲柔柔美目一眯。

 

 

 

 

楚鈺衿嘆了口氣,苦笑道:「我能不能保留最後一丟丟隱私?」

 

 

 

 

遲柔柔一聳肩,無所謂!反正她對這隻狐狸也不關心。

 

 

 

 

「那麼,關鍵的來了!你是要和我們聯手呢,還是要作對呢?」

 

 

 

 

遲柔柔笑眯眯的看著他。

 

 

 

 

楚鈺衿咂摸了一下嘴,沒猶豫:「還是聯手吧!」

 

 

 

 

他心裡想的卻是:聯手個鬼!

 

 

 

 

今夜老子就開溜!

 

 

 

 

你們自己慢慢禍禍這本書吧!爺不奉陪了!

 

 

 

 

「昊天神木在什麼地方?」

 

 

 

 

楚鈺衿苦笑:

 

 

 

 

「我真不知道,那玩意就是白遲寫出來的一個東西,我這青丘國除了桃樹,哪有什麼大木頭!」

 

 

 

 

遲柔柔皺緊眉。

 

 

 

 

難道這昊天神木只是個噓頭?

 

 

 

 

不應該才對啊,若只是將他們引來見這個狐狸,那沒必要把姬氏和風氏的人也引來啊!

 

 

 

 

「風氏的人呢?」

 

 

 

 

楚鈺衿一聳肩:「沒見著,只有你們和姬家那群蠢貨來了。」

 

 

 

 

風氏的人沒來?

 

 

 

 

這顯然不可能,難不成那群憨批還在大海上玩漂流呢?

 

 

 

 

眼下這局面真是有意思了!

 

 

 

 

如此看來,昊天神木的線索只能先從姬家人手裡搞了!

 

 

 

 

那筆精把局面給禍禍成這樣后就不見了,妥妥是躲在暗處。

 

 

 

 

若是昊天神木有白遲失蹤的線索,那這東西就不能放過!

 

 

 

 

呵,這死作精!

 

 

 

 

遲柔柔找到這廝后,非得先把他那兩爪子給剁了不成!

 

 

 

 

看看他以後拿什麼去寫書作畫!

 

 

 

 

還有那根爛筆頭,這種破玩意兒不掰斷了,留著也是個禍害!

 

 

 

 

「那就先把姬家那群豬給養著吧。」

 

 

 

 

肉爺一拍板,就把這事兒給定了。

 

 

 

 

楚鈺衿看著她自然而然的反客為主,也沒發表什麼意見。

 

 

 

 

或許是因為他打小是在自己姑姑手底下給教養長大的,童年陰影有點重……

 

 

 

 

遲柔柔性格中的殘暴因子與他姑那真是不相上下,看到她的時候,楚鈺衿下意識的會有點……慫……

 

 

 

 

真的是小時候在油鍋里游泳游怕了……

 

 

 

 

「有什麼需要你們找紅妍便是,我先回去歇著了。」

 

 

 

 

楚鈺衿說著就要開溜,遲柔柔看著他的背影,納悶的一聲吆喝:「你跑什麼跑?」

 

 

 

 

楚鈺衿回頭又羞又怒的一聲吼:「我害怕中不中!」

 

 

 

 

一群煞神,本狐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他今夜妥妥要跑路,當然要先回去做好準備了!

 

 

 

 

楚鈺衿走了之後,紅妍便過來打點安排。

 

 

 

 

帝鉞也掛心姜姬,便先過去了。

 

 

 

 

遲柔柔和御淵也在紅妍的帶領下,在一處宮殿住下。

 

 

 

 

進去之後,遲柔柔眉梢微挑,這殿內陳設布置都與這青丘其他地方大相徑庭。

 

 

 

 

鬼氣森森的讓人有點發毛。

 

 

 

 

那狐狸是故意安排這鬼殿來嚇唬她的?

 

 

 

 

「你們這狐狸窩就沒別的地方住人了?」

 

 

 

 

「帝柔王女莫要誤會,此處乃是青丘的寶地,平素也只有國主才會進來小憩一會兒的。」

 

 

 

 

紅妍解釋道:「雖說這青衣殿看著是有點駭人,但國主說他小時候便是住在這裡,裡面的一景一物都是他家鄉舊居的模樣。」

 

 

 

 

遲柔柔聞言忍不住吐槽:

 

 

 

 

「那狐狸老家那麼窮的嗎?嘖,破落戶還裝個富二代,窮酸狐狸冒充大尾巴狼!」

 

 

 

 

紅妍對這些吐槽狀若未聞,尷尬的笑了笑,立馬落荒而逃了!

 

 

 

 

國主,你這不是請的貴客!

 

 

 

 

你這是請的兩位祖宗啊!

 

 

 

 

殿門一關,遲柔柔先去榻上趴了起來。

 

 

 

 

雖說她表面上平靜,但聽到楚鈺衿那些話,心裡怎會沒有波瀾呢?

 

 

 

 

誰會希望自己的存在是別人的影子,是為他人圓夢的工具人?

 

 

 

 

這憋在心口的怨氣與憤怒無處抒發,難受的不上不下。

 

 

 

 

她怔愡之時,感覺背上一暖。

 

 

 

 

御淵在她旁邊躺下,側身抱住她。

 

 

 

 

「生悶氣可不像你。」御淵低聲道。

 

 

 

 

遲柔柔翻了個面,窩在他懷裡,仰頭看著他。

 

 

 

 

「芋頭你就不生氣?」

 

 

 

 

遲柔柔皺著眉:「簡直莫名其妙,不管是那個白遲,還是墨池,真他媽有病!」

 

 

 

 

「氣自然還是氣的,但換個角度去想,倒也能想明白。」

 

 

 

 

御淵把玩著她的長發。

 

 

 

 

垂眸不疾不徐的說到:

 

 

 

 

「先不論執筆的那個白痴瞎子,楚鈺衿這頭狐狸說,這本書的初衷乃是他表舅的一個夢。」

 

 

 

 

「我雖厭煩自己也成了別人圓夢的工具,但不得不承認,若非是此人有這夢,也不會有咱們的存在。」

 

 

 

 

「從這點來說,倒是該感謝他。」

 

 

 

 

「寫書的畢竟是那個白遲,擺布咱們人生的也是那傢伙與書精和筆精。」

 

 

 

 

「不管過去如何,現在才最重要,不是嗎?」

 

 

 

 

遲柔柔聽著他的話,心裡的鬱氣也散了幾分,臉上露出幾分無奈的笑意。

 

 

 

 

她摟住御淵的脖子,嘀咕道:

 

 

 

 

「嘖,過去的你明明惱火起來比我還衝動,現在怎就成了這麼冷靜睿智一男人呢?顯得我彷彿有點蠢的樣子!」

 

 

 

 

「據說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為負。」

 

 

 

 

御淵戲謔道,摸著她的小腦瓜,「蠢點好,說明你是愛極了我!」

 

 

 

 

遲柔柔意味深長的盯著他,「他表舅,您老真是半點不放過往自己臉上貼金的機會啊?」

 

 

 

 

「誰讓姑姑你是絕世美仙女,本君若不驕傲點,哪來的自信把仙女拉下凡塵來?」

 

 

 

 

兩人互相調侃著,本是憤懣事卻被當玩笑般的一語帶過。

 

 

 

 

是啊!

 

 

 

 

事到如今,他們經歷過的還少嗎?

 

 

 

 

不斷去憤懣發生過的那些事有什麼意思?無非就是在原地踏步罷了!

 

 

 

 

御淵不是他表舅!

 

 

 

 

遲柔柔也不是他姑姑!

 

 

 

 

他們就是他們自己!

 

 

 

 

有獨立的人格與靈魂,不再為人所擺布!

 

 

 

 

他們兩人的愛情,從不是為了圓誰的夢!

 

 

 

 

是為了他們自己的心!

 

 

 

 

御淵低下頭,穩住遲柔柔的唇。

 

 

 

 

纏綿悱惻,如痴如迷。

 

 

 

 

屋內,低吟淺哼惹人醉……

 

 

 

 

If you have any queries regarding where and 其他人正在休息。 - 滄元圖 how to use 同樣七隻狼,若是井然有序下,江子涯並不恐懼,但是一旦這七隻狼是餓暈了頭,完全沒了理智,那麼自己受傷都是輕的。 - 天尊寶藏庫, 「怎麼回事?」 - 紅樓春 you can contact us at our own web-page.

Meslek

同樣七隻狼,若是井然有序下,江子涯並不恐懼,但是一旦這七隻狼是餓暈了頭,完全沒了理智,那麼自己受傷都是輕的。 - 天尊寶藏庫
Sosyal ağlar
Üye etkinliği
0
Forum yazıları
0
Konular
0
Sorular
0
Cevaplar
0
Soru yorumları
0
Beğenildi
0
Alınan beğeniler
0/10
Değerlendirme
0
Blog yazıları
0
Blog yorumları
Paylaş: